第21章 凶手是谁?(第1页)

书名:开局西门庆:系统总想干掉我  作者:惨绿少年阿日  更新时间 : 2022-08-21 05:36:03

天已黑,月儿还隐藏在云层中,一道矫捷的身影出现城南老槐街,只见这人全身黑色夜行衣,连耳鼻都蒙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双豹子似的锐利眼睛。

黑衣人目标很明确,老槐街的左起第三间,门口坐镇两头辟邪石兽,分明就是县衙仵作何老九的家。这仵作就是检验尸体之人,相当于现在的法医。何老九在县衙当了三十六年差,从未出过任何差错,可见其稳重老练。

何老九今日去牛头村查验了一具尸体。原来是一客商早上提着一个包裹要租辆马车去隔壁铜山县,马夫刘老头见这客商神色紧张,又见包裹沉甸甸的,外面还渗出一些深颜色的液体,便询问包裹中是何物。谁知这客商撒腿就跑,刘老头知道坏事了,赶紧报官。

何老九随人同去,打开包裹发现里是一具女尸,死状极惨,头骨碎裂,勃颈处有一道极深的伤口,私处都被捣烂,很明显的被人杀害。

案件破得很快,这具女尸是县里一佃户的女儿,才19岁,被这客商勾引占了身子。

客商不厚道,吃完抹嘴就想走。女子说要告诉父母,二人争吵间就惨遭客商杀害。幸好发现及时,当天就将客商抓住,证据确凿,客商必死无疑。

何老九洗净手,反复擦了六遍,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。

老婆子给何老九拿上一小坛酒霸酒,炸了一碟脆脆的花生米,何老九眯着眼睛喝起来。验尸之后就着花生米喝点酒这个程序,从何老九还是学徒的时候,跟着师傅学的。这个仪式何老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,仿佛是每天生命中必须要走完的过程。

“喝喝喝,天天就知道喝,家里的事一点也帮不上。”老婆子念念叨叨的,可惜没有得到何老九的任何回应。

老婆子倒也不在乎,继续说道:“唉,最近这世道不太平啊,听说隔壁有几个府县都出现了盗匪,官府去剿,反而越剿越大。死的人也多了,怪事也多。就拿我们县来说,先是莫名其妙摔死了个武大郎,如今又被砍死了个姑娘。咦,对了,隔壁卖茶水的马老婆子说,武大郎的死有其他的原因的,是那潘家小娘子勾搭了一个……”

“闭嘴!县衙里的事情容得你个糟老婆子多嘴!”何老九呵斥道。

被何老九骂了顿,老婆子白了一眼,就碎碎念着去后院清洗衣服。

“咚”的一声响,有人倒地的声音。

何老九猛的睁眼一看,人影闪动,桌前多了一位身材魁梧的黑衣人,倒地的是自己的老婆子。

“这位好汉,我们往日有仇?”何老九毕竟是见惯生死的,哪怕桌子底下的腿有些发抖,依旧保持镇定问道。

“无仇!”

“我们今时有怨?”何老九有些不解,接着问道。

“无怨!”

“既然往日无仇,今时无怨,好汉为何要害我家人?”何老九见自家老婆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分明已经被害。

黑衣人淡定地说道:“嫂子并无大碍,只是被我打晕了。”

说完黑衣人就扯下脸上的黑面巾,露出一张威武阳刚的面目。

“武都头!”

何老九低声惊呼。

黑衣人正是武松,武松朝何老九一抱拳,说道:“家兄无缘无故亡去,官府查不出一点线索,定了一个失足摔死,我是不信的。迫不得已,武松只得自己来查,还望何大哥见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