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绝命时刻(第1页)

书名:开局西门庆:系统总想干掉我  作者:惨绿少年阿日  更新时间 : 2022-08-21 05:36:03

“奸夫淫妇,纳命来!”

一魁梧身影出现在大门口,正是清河县的都头武松,他此时已换上了日常的衣服。

潘金莲吓得脸色苍白,差点瘫软在桌上。

西门庆见武松突然出现,心中颇有疑虑,隔壁并没有打斗声音,为何武松突然来到这里。

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武松看着哥哥武大郎的灵位,再看向在桌前的这对奸夫淫妇,眼中冒出火来,欲将二人生吞活剥才能罢休。武松早已知晓西门庆这号人物,只是并无交集,第一次打照明,就是这等生死时刻。

西门庆虽然心有疑虑,依旧没有慌乱,这一幕在他心中已演练无数遍,虽有些变数,并没有脱离掌握之外,便站起来对武松说道:“这是你嫂嫂潘金莲,正在与我谈正事,武都头何故如此大惊小怪,出言不逊。”

“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,被我当场抓奸,还敢狡辩。”武松自然不会被西门庆三言两语说动。

西门庆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抓奸,奸从何来?”

武松不欲与西门庆争口舌之便,正待动手,门口已经陆续来了一些被武松踹门声音惊醒的街坊邻居,酿酒的李全由、赶马车的张石头、教书的毛秀才、养鸡的刘大有等人及家中婆子听到声响,纷纷来到潘金莲家门口探个究竟。

“各位街坊,我兄长尸骨未寒,这奸夫淫妇就偷起来,被我抓了个现场,我现在要将他们带去见官,还请大家为我作证。”

武松朝街坊邻居一抱拳,大家知道武松的厉害,纷纷点头。

“武都头,我平日敬你是条好汉,怎么干起这坏人声誉的勾当来?”西门庆神态自若,直视武松。

武松见西门庆如此镇定,心中有些不解,但自己心中有底,便朗声说道:“人证物证皆在,由不得你狡辩。”

“人证?我堂堂正正坐在这儿,与令嫂嫂至少保持有两米距离,大家哪只眼睛见到我有不轨的行为?物证?我们坐在大堂,衣衫整齐,可是在床上被你们抓住?无凭无据,就要毁人清白,到哪里也说不过去。”西门庆义正言辞。

隔壁的毛秀才是个读书人,拱手说道:“西门大官人与武大娘子的确衣冠整齐,并非抓奸在床。然而古圣人说过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非礼勿行。这深夜时分,一个寡妇,一个非亲非故的男子,如果你们说不出正经事来,就由不得人怀疑你们在做不正经的事情了,必须得送官府定论。”

众人纷纷点头称是,大家看到了两人在屋里,虽然没有见到现场那狼狈不堪的一面,可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,这么晚了还待在一起,怎么也说不过去,没有问题都有问题了。

西门庆面露难色,欲言又止。

“哼,没有话说了吧,现在就同我去衙门。”武松上前一步,就要动手。

西门庆叹了一口气,声音沉重地说道:“本为亡者故,又避寡妇嫌,所以才晚上来拜访武大娘子。既然武都头不信,街坊邻居也心有疑虑,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。今天晚上我和潘金莲确实是做正经的事情,这武大郎欠我二百八十两银子,大家说我该找谁去要呢?”

西门庆从袖中掏出一叠字据,交给毛秀才。

街坊邻居凑过来一起看这些字据,顿时议论纷纷。

“哎呀,这武大郎怎么欠了这么多钱啊?”

“你看,这武大郎竟然还去喝花酒,他长成这模样,还敢借银子去嫖啊?”

“这七月二十五,武大郎又借了十五两银子去赌博,担保人和见证人都有,应该做不得假。”